过年

春节的又一名称叫过年,是中国最盛大、最热闹、最重要的古老传统节日。农历岁尾称为年,年的次日便是新春,是又一年的岁首,称为春节,合在一起我们更习惯地称之为过年,过大年。 说到过年,中国人未免有一种自豪由心而生,因为她是中国人所独有的节日,是中华民族文明的集中表现,历史悠久况味悠长。年之大承上启下,中国人习惯在年到来之前,抓紧时间完成当年的各项事务,无论是事业、工作或家庭事务,都要抓紧时间处理妥善安排停当,方可安安心心过大年。大年一过,人们就像惊蛰苏醒的虫子一样,从春节的小长假里脱胎换骨,以全新的面貌迎接新的春天,新的一年。 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对于粘豆包,杀猪菜,冰糖葫芦,冻豆腐,恐怕没有人不喜欢的吧?大冬天的,热气腾腾地吃上一口粘豆包,夹一口杀猪菜,咬一口冒汤儿的冻豆腐,别说东北人美不自禁,就连外地人也被感染得垂涎欲滴流连忘返。 小的时候,我们盼腊八,因为奶奶常说,过了腊八便是年。喝着腊八粥,舔着碗沿,瞄着挂历,想着过年,心里那个美呦! 接着,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可是我们心里的热情并没有消减,相反随着满街筒子渐渐红火的生意,越发显得高涨。穿着厚厚的娘亲亲手做的碎花棉袄棉裤,戴上棉手闷子,两只朝天辫子系着红头绳,连跑带颠地在巷子里穿行。 鞭炮摊子排着长龙,披着红衣卷着身子的小鞭,或折叠成小挂精致摆放,或卷成大的一个个圆状,之后按大小又摆成立体塔形,密密匝匝拔地而起,煞是好看;捆成捆的二踢脚,憨态可掬,集体卷起裤管,仿佛要奔赴一场盛宴之河;千娇百态的礼花各居一隅,好一副 腹盛诗书 气自华;钻天猴小地雷擦炮捏炮更是小巧玲珑,神通广大,直捣男孩子的目光,恐怕他们成天捂着的零花钱再也留不住了。女孩虽也喜欢鞭炮,但那不是她的最爱,漂亮的头饰,漂亮的衣服才是她们的最爱。她们围着首饰摊子(与其说是首饰,其实只是一些价格极尽便宜的饰品)一惊一乍地挑选着,摸着喜爱的饰品,一个发夹或一个项链,爱不释手,带上发髻、项上又放下,最后摸着兜里的几个钢镚还是悻悻地走开了,回到家里暗自使劲过年攒下压岁钱再买。唯独那漂亮的衣服还是要哄爸妈掏腰包。说来容易,还是要煞费一番苦心的。软磨硬泡,直到爸妈应下才肯罢休,之后便是痒痒地等待着,等待着腊月二十三之前的某一日,那个让人如愿以偿的时刻。现在想想不禁哑然失笑。那种在父母面前,刁蛮任性天真无邪的样子,被年轮勒紧的尺码捆在了那一刻,成为永不褪色的记忆。 小时候,我们盼小年。快到小年腊月二十三了,家家开始蒸豆包杀年猪,有的还做两个豆腐,三五升大豆侵泡磨成浆,调上卤水压成豆腐块,大豆腐冻豆腐过年的时候就管够吃了。腊月十六七,大概也该放寒假了,腋下夹着寒假作业本,肩上斜挎着书包,钻进大烟小气的房子,满屋子都是粘豆包的酸甜味道,热炕头上大缸小缸一大排,大盆小盆盛着黄色或白色也有褐色的面团,它们统统是粘面掺笨面合成的面团,在热炕头上自然发酵。红小豆胡熟了叉碎成馅泥,馅泥里放糖,把发好的粘面团做成剂子包成粘豆包,贴上蘇子叶,排满盖帘子,大小笼屉顶汽蒸熟,一屉一屉放凉,冻上,放在一个自制的茓子,把大量的粘豆包茓起来,等杀了猪,汇制了杀猪菜(酸菜,胡肉汤,五花片肉,冻豆腐)正腊月的主打吃食就这么宏大的有了着落。 还记得,我们在村外河套的冰面上玩够了,淘累了进下屋(厢房,通常是不烧火用来储藏粮食安放吃喝物的地方)就可以抓一个冻了的豆包大口大口啃起来,到酸菜缸或咸白菜缸挑顶嫩的白菜心儿拽下来,撕成宽粉状一条条的,再就上几瓣大个紫皮子蒜瓣,一冷一酸一辣交替吃起来,彼此唏嘘着,甭说有多过瘾了。那种味道,让我记忆犹新。每每回忆起来,口水会不禁流了出来。 小时候,我们盼过年。年到来之际,手头并不宽裕的爸妈,总是煞费思量地为家里孩子制备新衣服,即使是每人一件,也让他们费劲皱褶。大孩子小孩子搭配着裁剪,颜色也搭配一下,这样布料不浪费孩子都有新衣服穿。他们说,让孩子身上见见新,过年了嘛。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以添新衣服这种形式,在孩子身上来寄托他们更殷切的希望,希望孩子都穿得暖暖的体体面面的,在新的一年,有一个新的基础和起点。而且年龄越小的孩子一定会在年夜时,得到母亲一个精心包裹的红包,里面是五元或十元的老头票,叫压岁钱。虽然面值不大,但在八十年代却也是不小的了。它承载着父母的愿望,寄托福运财运。不管我们现在拥有多少钱、黄金首饰,那儿时的红包又是多么珍贵的财富啊!它带着爸妈的体温,让我们久久沉浸在幸福之中。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喜欢以红包的形式在年夜上给孩子一个温暖的祝福,捎带也重温了我们儿时的幸福时刻。 小的时候,我们盼过年。一进腊月门子,爸妈就准备包括粘豆包在内的各种吃喝。小到炒瓜子,毛嗑、冬瓜籽、西咕噜籽、倭瓜籽、松子一一俱全;大到杀猪宰鸡、腌制咸肉豆腐,羊肉驴肉也制备下三两斤。紧接着盼着三大姑八大姨远近叔伯亲戚来串门,我们也跟着盼他们来。虽然他们来连吃带喝包揽了我们渴望到嘴的全部美食,但是我们也跟着饱了眼福,至少渴望已久的味蕾在残羹剩饭中得到了极大地慰藉。听着他们海阔天空地聊家常,我们忙不迭地往嘴里送着桌上剩下的美味,最后做着鬼脸逃之夭夭,去了河套。在溢上两岸的冰面上开心玩耍,直到太阳载西才鬼鬼祟祟地回到家里,偷看来了的客人是不是离开了。 小时候,我们盼过年。渴望年的那一天。在那一天里,我们真正长了一岁,向大人更靠近一步了,一种大了的荣耀感会让我们忘乎所以。在大人放弃了紧张劳作的那根线,悠闲地嗑着瓜子,打着扑克瞧着小牌的时候;在大人们不要求我们做作业,做家务,放任了我们自由的丫子在天地间疯野的时候。我们趁他们麻痹的松懈中,偷了家里哥哥姐姐的高跷,在草堂里绑了双腿,走来走去,摆着怪态,做上一回天马行空般的勇士。而后又偷偷还回了那高跷,顾自喜滋滋地偷着高兴 踩高跷走路,美得不成样子了。间或也有捅娄子的时候,摔了跤,或是弄坏了高跷。摔跤了,揉揉没大碍,就谢天谢地了,心里庆幸吧!要是摔坏了胯骨、腿,或弄坏了高跷,准是要挨打的。 过年,童年天堂一般的日子;儿时的天真无邪,美妙了岁月的痕迹,在记忆里轻轻展开 大一点的时候,寒假中最舒服的日子,要数正月的那两周了。气温在一点点回升,早晨可以睡到太阳晒屁股再起床,早饭两个粘豆包就着热气腾腾的杀猪菜;血肠排骨金灿灿的,也能挑挑拣拣地粘上一点蒜酱,美美地送进口里。太阳暖融融的,穿棉袄棉裤怕是热了。于是不再出去满山野跑了,索性拉上小伙伴,去谁家看电视。 西游记,看上一连就是好几集。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除妖降魔;八戒憨态可掬,甚是搞笑;沙和尚五官端正,做事有板有眼,堪称徒弟之楷模;唯有唐僧菩萨心肠却受尽九九八十一难!师徒四人,承大唐之重任,去西天取真经,来匡扶大唐之江山。那电视剧中的大圣才是少年时的最爱,不光是他的神通广大,更多的是他给我们树立了勇于挑战百折不挠的精神吧!? 大一点的时候,总是跟婶婶或姐姐学了缝制口袋的手艺。那是一个由六片大小相等,颜色绝对可以不一样的正方形花布手工缝制成的六边形正方体,内装谷物七八分满的玩具,我们那时叫口袋,玩起来叫打口袋或踢口袋,现在叫丢沙包。那时没现在五花八门的玩具,打起口袋又蹦又跳的,很有热情,即使那时不怎么晓得锻炼身体的益处,却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出一身汗后,身体的轻松和矫捷。还有趁寒假还没结束,用废弃的麻绳或头一年秋天扒了埋在地下废弃了的地膜,(从土里掏出来还是新的韧性十足的料子)搓成细绳,用来跳皮筋。变着花样跳,于绳子间飞上飞下,身轻如燕,行走如飞。从日上三竿跳到炊烟袅袅才肯罢休。少年的梦是风光的梦,带着冲劲还有韧性。如今想起来,还有年的味道一并在心坎上。 再大一点的时候,我们盼过年。似乎有了预谋一般,在元旦期末考试前的日子,就蠢蠢欲动,三五个要好的时常挤在一起,筹划寒假的日子。寒假一到,书包一甩,一并去哪里河套滑冰,打冰尜,砸冰钻洞抓鱼;一并去哪里爬山撵山兔子;去冒白烟的北山上,满大石砬子中转悠找老鹰,掏老鹰蛋。老鹰大过年的,干什么去了呢?她也去备年货去了吗?呵呵,反正不在家,找找它们的窝看看有没有新下的蛋,说不定它们的窝和我们的家一样,暖和着呢,要不它们的孩子咋度过寒冷的冬天的啊!有人说女孩子太野长大了没人敢要,可那时偏偏喜欢变着花样地淘气。 但我也有文静的时候。滑冰时,两岸颤栗的蒿草、冬眠的灌木挂满了霜花,它们无疑成了我心中的神。形态各异的娇柔成就了我心中稚嫩的诗句,牵动着我幼稚的联想。对冰层中形态各异漂亮的冰花也会凝神久久,它们的精致与玲珑镌刻在冰层中,仿佛是自然界倾情的馈赠,如玉般温润纯洁无暇,存在于喧嚣和静静向前的节奏中,温良质感。在寂寞的大山里,偶尔会窜出一只小鸟,弹落荆棘上的雪花,或小北风微微一吹,吹落树枝上还没来不及融化的积雪,也会令我欢喜,欣欣然一阵子。年少时的梦有些懵懂,有些蓬勃,让人念念不忘。 再大一点的时候,我们盼过年。正月雨水过后,洋气上转,顺河看那杨柳。鹅黄色的柳条丝绦一样开始窈窕起来,嗅着春的气息,觉得阳光洒满河岸。春寒料峭的时节,犹如人清纯的年龄,热切得让人心生激动和担忧,骨子里溢满青春的骚动,这种骚动诗一样的青涩还有不羁。 因为过年,年少的我们,可以和大人享受一年难得休憩的时日,大人不给我们派活,不要求我们做作业,也不给我们界定活动范围,这就成就了我们年少时的梦。想想没有游乐场,没有游戏机,没有电脑,没有掌上电脑,坐在童年自制的冰车上顺河惯性而下,依然玩得不亦乐乎。大山、河道、冰川、甚至一座座柴火垛都成了我们玩耍的天堂,惬意的乐园,少年时的最美的乡野。 走出学校,是哪一年,现在已经记不清了。相继选择了并不能称之为称心的职业,辗转一个又一个可以给你带来希望收获和热情的工作岗位,又先后放弃,最终选择了自由职业,而一发不可收拾。其中的苦与乐,卑微与荣耀,却显得无足轻重。因为激情燃烧的岁月这一切显得格外葱茏。不与文字接触,提起笔来都有写不完的心里话,失落收获还有感想,与过年的味道糅合在一起,在心灵的味蕾里咀嚼。那时的自己仍不是家里的主力,仍有大量的时间供自己支配,那时已经清楚过年的真正意义了。年是农历十二月的最后一天,一年的结束,一年成绩的总结和收获的盘点。同时新的一年即将开始,上一年的成绩无论大小,收获是否丰厚,都将成为新的一年的奠基,以饱满的情绪来展望新的一年。 走出学校,那会儿朝气蓬勃,一张白纸一样炫目,人生还没铺开,对于自己的财运人气总是乐观。全世界的美丽绽放在眼前的那一刻,我们忘记了自己的渺小。急不可耐地成了其中的一个份子。在你眼里没有困难心计险恶,因为在你的心里有从书本学来的理念,爸妈言传身教的仁义礼智信,老师教诲的知识,你满腔热情地工作着。就像年夜顾自绽放的礼花,她的美丽与绚烂,其实和她身边的一切密不可分,而她并不觉得自身以外的任何烘托曾存在过。当经历了尽情的绽放后,落地的那一刹那,才发现自己的虚无和空洞,没有鞭炮震耳欲聋的功夫,绽开后满地落红的姿态,所有的峥嵘就在激情燃烧的一刹那烟飞灰散,因为并不饱满的韧性,虚夸了成熟的标榜,你开始沉默并隐忍。如同今年腊月并不景气的经济,望着过年的诱惑,在做最最耐心顽强地隐忍。 走出学校,意味着脱离了书本,脱离了被爸妈供养的位置,融入社会这个大家庭。厌恶读书,喜欢读书,字面上理解是两个对立的态度。但在某一个特定时期,会形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统一,也可能会悄悄转化。而这种统一或转化恰恰成就了人一生的走向。离开学校的那会儿,漫无边际地尝试各种零工,于有限的范围内勤勤恳恳地工作,而潜藏在骨子里的情趣爱好会由幼稚慢慢向理性转化。 社会是个大家庭,是一个由科技引领色彩斑斓光陆离奇的环境,充满了诱惑生机,迎合了我们的渴望还有无限的激情。朝气蓬勃的精气神逐渐延伸成气宇轩昂的气质。经历了没有呵护的单独谋生,何尝不是一次阅读?热了流汗,冷了搓手取暖,累了自然休憩,难了迎刃而上,我们厌恶读书,可我们必须来啃社会这本书籍;落泪了,喜悦了,回过头来,回到家里,回到久违的过年的气氛之中,感觉一切一切的都是如此亲切,亲切地不想长大,不想离开。可是一味地沉浸在喜欢的氛围里 读书 ,又怎能不被桎梏在有限的范围内夜郎自大?又怎能使自己插上智慧韧性的翅膀自由自在地飞翔呢? 过年,年年有,年假年年如期到来。当我们为柴米油盐奔波,为孩子上更好的学校,一天几十块钱的收入,让我们绞尽脑汁,饮风冒雨披星戴月,日子虽然忙碌却会让我们感到无限生机,驱使我们前往。那时朝阳是红灿灿的,晨露是亮晶晶的,风是南风潮润润的,路是伸展着的亮堂堂的,一切的一切让人感到惬意,充满了斗志。过年不那么急切地盼望,但会欢欣鼓舞地去庆贺,那不算长的几日休憩,让人依然充满活力,不是沉醉却乐在其中。 今天,窗外飘着鹅毛般的大雪。屋内温度二十几度,我们抱着抱枕,遥控着高清电视,敲打着电脑键盘,可以搜索一身喜欢的名牌网购买来穿在身上;听着悦耳的音乐,年味袅袅的鞭炮声,吃着反季水果,搜着网页或搓着麻将,嘴巴咧成瓢一样挑拣着饭菜,真的不好,好难看;开上私家车,菜市场逛一圈,除了鸡鸭鱼肉排骨肥肠还有炸肉段,想起来腻不可耐;青椒茄子西蓝花、萝卜白菜韭菜挤破袋子也装不下。这些蔬菜还是我们的最爱,在过年的日子里,其实它们是一直陪伴在我们左右的,它们陪伴了我们最平常的多少个日子啊!记得清吗?! 今天,窗外飘着鹅毛般的大雪。室内温度舒适,我们悠闲地看着电视,聊着手机QQ、微信陌陌。热气腾腾地美食给我们补养身体,在物质提高生活的同时,总不该嫌弃长久陪伴我们的一切吧。那浓浓的年味像一团暖流,我们应该珍藏在心间,也包括给予我们能量的一切精神食粮也要好好阅读珍藏眉宇。 2016年3月7日/晚秋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春之消雪

春之消雪,多了 遥念,欲说还休。遥念,就在那片雪原之上。雪还真是很美,到底是春天…

等待

等待,是一种坚守,执着于某种信念而不离不弃。可能因为某一种承诺,也有可能因为某一…

要善于倾听不同的声音和意见

我于10月6日 发表 了一篇 游记 散文 :《 满眼 秋色 美如画》,不少 文学 网站 得到了…

读《廊桥遗梦》

“当白蛾子张开翅膀的时候,可以来找我,随时都可以”。我想,如果我是一个男人,当收…

从今天开始,我要快乐

很早以前囫囵吞枣读过《呼兰河传》,记得当时心情着实沉重了好久,具体是哪些人物引起…

得病的时日

这两天接二连三的打喷嚏,我说是有人在念我,别人都说我有病,最后医生也说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