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

With the arrival of February, winter gradually went far away. The sunshine in the morning fell into the brow through the mist, warming the sleeping mood, and a warmth slowly penetrated into my heart from the sunshine in spring. Facing the sunshine in the morning, I took a deep and deep breath of fresh air. […]

Work

I have been under pressure since I started working recently. Because it is a key work station, the pressure naturally comes. When I started to work, I felt like I wanted to escape. I am very afraid of what will happen next, involving myself. Only after work, the whole body pressure was relieved. You can […]

过年

春节的又一名称叫过年,是中国最盛大、最热闹、最重要的古老传统节日。农历岁尾称为年,年的次日便是新春,是又一年的岁首,称为春节,合在一起我们更习惯地称之为过年,过大年。 说到过年,中国人未免有一种自豪由心而生,因为她是中国人所独有的节日,是中华民族文明的集中表现,历史悠久况味悠长。年之大承上启下,中国人习惯在年到来之前,抓紧时间完成当年的各项事务,无论是事业、工作或家庭事务,都要抓紧时间处理妥善安排停当,方可安安心心过大年。大年一过,人们就像惊蛰苏醒的虫子一样,从春节的小长假里脱胎换骨,以全新的面貌迎接新的春天,新的一年。 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对于粘豆包,杀猪菜,冰糖葫芦,冻豆腐,恐怕没有人不喜欢的吧?大冬天的,热气腾腾地吃上一口粘豆包,夹一口杀猪菜,咬一口冒汤儿的冻豆腐,别说东北人美不自禁,就连外地人也被感染得垂涎欲滴流连忘返。 小的时候,我们盼腊八,因为奶奶常说,过了腊八便是年。喝着腊八粥,舔着碗沿,瞄着挂历,想着过年,心里那个美呦! 接着,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可是我们心里的热情并没有消减,相反随着满街筒子渐渐红火的生意,越发显得高涨。穿着厚厚的娘亲亲手做的碎花棉袄棉裤,戴上棉手闷子,两只朝天辫子系着红头绳,连跑带颠地在巷子里穿行。 鞭炮摊子排着长龙,披着红衣卷着身子的小鞭,或折叠成小挂精致摆放,或卷成大的一个个圆状,之后按大小又摆成立体塔形,密密匝匝拔地而起,煞是好看;捆成捆的二踢脚,憨态可掬,集体卷起裤管,仿佛要奔赴一场盛宴之河;千娇百态的礼花各居一隅,好一副 腹盛诗书 气自华;钻天猴小地雷擦炮捏炮更是小巧玲珑,神通广大,直捣男孩子的目光,恐怕他们成天捂着的零花钱再也留不住了。女孩虽也喜欢鞭炮,但那不是她的最爱,漂亮的头饰,漂亮的衣服才是她们的最爱。她们围着首饰摊子(与其说是首饰,其实只是一些价格极尽便宜的饰品)一惊一乍地挑选着,摸着喜爱的饰品,一个发夹或一个项链,爱不释手,带上发髻、项上又放下,最后摸着兜里的几个钢镚还是悻悻地走开了,回到家里暗自使劲过年攒下压岁钱再买。唯独那漂亮的衣服还是要哄爸妈掏腰包。说来容易,还是要煞费一番苦心的。软磨硬泡,直到爸妈应下才肯罢休,之后便是痒痒地等待着,等待着腊月二十三之前的某一日,那个让人如愿以偿的时刻。现在想想不禁哑然失笑。那种在父母面前,刁蛮任性天真无邪的样子,被年轮勒紧的尺码捆在了那一刻,成为永不褪色的记忆。 小时候,我们盼小年。快到小年腊月二十三了,家家开始蒸豆包杀年猪,有的还做两个豆腐,三五升大豆侵泡磨成浆,调上卤水压成豆腐块,大豆腐冻豆腐过年的时候就管够吃了。腊月十六七,大概也该放寒假了,腋下夹着寒假作业本,肩上斜挎着书包,钻进大烟小气的房子,满屋子都是粘豆包的酸甜味道,热炕头上大缸小缸一大排,大盆小盆盛着黄色或白色也有褐色的面团,它们统统是粘面掺笨面合成的面团,在热炕头上自然发酵。红小豆胡熟了叉碎成馅泥,馅泥里放糖,把发好的粘面团做成剂子包成粘豆包,贴上蘇子叶,排满盖帘子,大小笼屉顶汽蒸熟,一屉一屉放凉,冻上,放在一个自制的茓子,把大量的粘豆包茓起来,等杀了猪,汇制了杀猪菜(酸菜,胡肉汤,五花片肉,冻豆腐)正腊月的主打吃食就这么宏大的有了着落。 还记得,我们在村外河套的冰面上玩够了,淘累了进下屋(厢房,通常是不烧火用来储藏粮食安放吃喝物的地方)就可以抓一个冻了的豆包大口大口啃起来,到酸菜缸或咸白菜缸挑顶嫩的白菜心儿拽下来,撕成宽粉状一条条的,再就上几瓣大个紫皮子蒜瓣,一冷一酸一辣交替吃起来,彼此唏嘘着,甭说有多过瘾了。那种味道,让我记忆犹新。每每回忆起来,口水会不禁流了出来。 小时候,我们盼过年。年到来之际,手头并不宽裕的爸妈,总是煞费思量地为家里孩子制备新衣服,即使是每人一件,也让他们费劲皱褶。大孩子小孩子搭配着裁剪,颜色也搭配一下,这样布料不浪费孩子都有新衣服穿。他们说,让孩子身上见见新,过年了嘛。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以添新衣服这种形式,在孩子身上来寄托他们更殷切的希望,希望孩子都穿得暖暖的体体面面的,在新的一年,有一个新的基础和起点。而且年龄越小的孩子一定会在年夜时,得到母亲一个精心包裹的红包,里面是五元或十元的老头票,叫压岁钱。虽然面值不大,但在八十年代却也是不小的了。它承载着父母的愿望,寄托福运财运。不管我们现在拥有多少钱、黄金首饰,那儿时的红包又是多么珍贵的财富啊!它带着爸妈的体温,让我们久久沉浸在幸福之中。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喜欢以红包的形式在年夜上给孩子一个温暖的祝福,捎带也重温了我们儿时的幸福时刻。 小的时候,我们盼过年。一进腊月门子,爸妈就准备包括粘豆包在内的各种吃喝。小到炒瓜子,毛嗑、冬瓜籽、西咕噜籽、倭瓜籽、松子一一俱全;大到杀猪宰鸡、腌制咸肉豆腐,羊肉驴肉也制备下三两斤。紧接着盼着三大姑八大姨远近叔伯亲戚来串门,我们也跟着盼他们来。虽然他们来连吃带喝包揽了我们渴望到嘴的全部美食,但是我们也跟着饱了眼福,至少渴望已久的味蕾在残羹剩饭中得到了极大地慰藉。听着他们海阔天空地聊家常,我们忙不迭地往嘴里送着桌上剩下的美味,最后做着鬼脸逃之夭夭,去了河套。在溢上两岸的冰面上开心玩耍,直到太阳载西才鬼鬼祟祟地回到家里,偷看来了的客人是不是离开了。 小时候,我们盼过年。渴望年的那一天。在那一天里,我们真正长了一岁,向大人更靠近一步了,一种大了的荣耀感会让我们忘乎所以。在大人放弃了紧张劳作的那根线,悠闲地嗑着瓜子,打着扑克瞧着小牌的时候;在大人们不要求我们做作业,做家务,放任了我们自由的丫子在天地间疯野的时候。我们趁他们麻痹的松懈中,偷了家里哥哥姐姐的高跷,在草堂里绑了双腿,走来走去,摆着怪态,做上一回天马行空般的勇士。而后又偷偷还回了那高跷,顾自喜滋滋地偷着高兴 踩高跷走路,美得不成样子了。间或也有捅娄子的时候,摔了跤,或是弄坏了高跷。摔跤了,揉揉没大碍,就谢天谢地了,心里庆幸吧!要是摔坏了胯骨、腿,或弄坏了高跷,准是要挨打的。 过年,童年天堂一般的日子;儿时的天真无邪,美妙了岁月的痕迹,在记忆里轻轻展开 大一点的时候,寒假中最舒服的日子,要数正月的那两周了。气温在一点点回升,早晨可以睡到太阳晒屁股再起床,早饭两个粘豆包就着热气腾腾的杀猪菜;血肠排骨金灿灿的,也能挑挑拣拣地粘上一点蒜酱,美美地送进口里。太阳暖融融的,穿棉袄棉裤怕是热了。于是不再出去满山野跑了,索性拉上小伙伴,去谁家看电视。 西游记,看上一连就是好几集。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除妖降魔;八戒憨态可掬,甚是搞笑;沙和尚五官端正,做事有板有眼,堪称徒弟之楷模;唯有唐僧菩萨心肠却受尽九九八十一难!师徒四人,承大唐之重任,去西天取真经,来匡扶大唐之江山。那电视剧中的大圣才是少年时的最爱,不光是他的神通广大,更多的是他给我们树立了勇于挑战百折不挠的精神吧!? 大一点的时候,总是跟婶婶或姐姐学了缝制口袋的手艺。那是一个由六片大小相等,颜色绝对可以不一样的正方形花布手工缝制成的六边形正方体,内装谷物七八分满的玩具,我们那时叫口袋,玩起来叫打口袋或踢口袋,现在叫丢沙包。那时没现在五花八门的玩具,打起口袋又蹦又跳的,很有热情,即使那时不怎么晓得锻炼身体的益处,却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出一身汗后,身体的轻松和矫捷。还有趁寒假还没结束,用废弃的麻绳或头一年秋天扒了埋在地下废弃了的地膜,(从土里掏出来还是新的韧性十足的料子)搓成细绳,用来跳皮筋。变着花样跳,于绳子间飞上飞下,身轻如燕,行走如飞。从日上三竿跳到炊烟袅袅才肯罢休。少年的梦是风光的梦,带着冲劲还有韧性。如今想起来,还有年的味道一并在心坎上。 再大一点的时候,我们盼过年。似乎有了预谋一般,在元旦期末考试前的日子,就蠢蠢欲动,三五个要好的时常挤在一起,筹划寒假的日子。寒假一到,书包一甩,一并去哪里河套滑冰,打冰尜,砸冰钻洞抓鱼;一并去哪里爬山撵山兔子;去冒白烟的北山上,满大石砬子中转悠找老鹰,掏老鹰蛋。老鹰大过年的,干什么去了呢?她也去备年货去了吗?呵呵,反正不在家,找找它们的窝看看有没有新下的蛋,说不定它们的窝和我们的家一样,暖和着呢,要不它们的孩子咋度过寒冷的冬天的啊!有人说女孩子太野长大了没人敢要,可那时偏偏喜欢变着花样地淘气。 但我也有文静的时候。滑冰时,两岸颤栗的蒿草、冬眠的灌木挂满了霜花,它们无疑成了我心中的神。形态各异的娇柔成就了我心中稚嫩的诗句,牵动着我幼稚的联想。对冰层中形态各异漂亮的冰花也会凝神久久,它们的精致与玲珑镌刻在冰层中,仿佛是自然界倾情的馈赠,如玉般温润纯洁无暇,存在于喧嚣和静静向前的节奏中,温良质感。在寂寞的大山里,偶尔会窜出一只小鸟,弹落荆棘上的雪花,或小北风微微一吹,吹落树枝上还没来不及融化的积雪,也会令我欢喜,欣欣然一阵子。年少时的梦有些懵懂,有些蓬勃,让人念念不忘。 再大一点的时候,我们盼过年。正月雨水过后,洋气上转,顺河看那杨柳。鹅黄色的柳条丝绦一样开始窈窕起来,嗅着春的气息,觉得阳光洒满河岸。春寒料峭的时节,犹如人清纯的年龄,热切得让人心生激动和担忧,骨子里溢满青春的骚动,这种骚动诗一样的青涩还有不羁。 因为过年,年少的我们,可以和大人享受一年难得休憩的时日,大人不给我们派活,不要求我们做作业,也不给我们界定活动范围,这就成就了我们年少时的梦。想想没有游乐场,没有游戏机,没有电脑,没有掌上电脑,坐在童年自制的冰车上顺河惯性而下,依然玩得不亦乐乎。大山、河道、冰川、甚至一座座柴火垛都成了我们玩耍的天堂,惬意的乐园,少年时的最美的乡野。 走出学校,是哪一年,现在已经记不清了。相继选择了并不能称之为称心的职业,辗转一个又一个可以给你带来希望收获和热情的工作岗位,又先后放弃,最终选择了自由职业,而一发不可收拾。其中的苦与乐,卑微与荣耀,却显得无足轻重。因为激情燃烧的岁月这一切显得格外葱茏。不与文字接触,提起笔来都有写不完的心里话,失落收获还有感想,与过年的味道糅合在一起,在心灵的味蕾里咀嚼。那时的自己仍不是家里的主力,仍有大量的时间供自己支配,那时已经清楚过年的真正意义了。年是农历十二月的最后一天,一年的结束,一年成绩的总结和收获的盘点。同时新的一年即将开始,上一年的成绩无论大小,收获是否丰厚,都将成为新的一年的奠基,以饱满的情绪来展望新的一年。 走出学校,那会儿朝气蓬勃,一张白纸一样炫目,人生还没铺开,对于自己的财运人气总是乐观。全世界的美丽绽放在眼前的那一刻,我们忘记了自己的渺小。急不可耐地成了其中的一个份子。在你眼里没有困难心计险恶,因为在你的心里有从书本学来的理念,爸妈言传身教的仁义礼智信,老师教诲的知识,你满腔热情地工作着。就像年夜顾自绽放的礼花,她的美丽与绚烂,其实和她身边的一切密不可分,而她并不觉得自身以外的任何烘托曾存在过。当经历了尽情的绽放后,落地的那一刹那,才发现自己的虚无和空洞,没有鞭炮震耳欲聋的功夫,绽开后满地落红的姿态,所有的峥嵘就在激情燃烧的一刹那烟飞灰散,因为并不饱满的韧性,虚夸了成熟的标榜,你开始沉默并隐忍。如同今年腊月并不景气的经济,望着过年的诱惑,在做最最耐心顽强地隐忍。 走出学校,意味着脱离了书本,脱离了被爸妈供养的位置,融入社会这个大家庭。厌恶读书,喜欢读书,字面上理解是两个对立的态度。但在某一个特定时期,会形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统一,也可能会悄悄转化。而这种统一或转化恰恰成就了人一生的走向。离开学校的那会儿,漫无边际地尝试各种零工,于有限的范围内勤勤恳恳地工作,而潜藏在骨子里的情趣爱好会由幼稚慢慢向理性转化。 社会是个大家庭,是一个由科技引领色彩斑斓光陆离奇的环境,充满了诱惑生机,迎合了我们的渴望还有无限的激情。朝气蓬勃的精气神逐渐延伸成气宇轩昂的气质。经历了没有呵护的单独谋生,何尝不是一次阅读?热了流汗,冷了搓手取暖,累了自然休憩,难了迎刃而上,我们厌恶读书,可我们必须来啃社会这本书籍;落泪了,喜悦了,回过头来,回到家里,回到久违的过年的气氛之中,感觉一切一切的都是如此亲切,亲切地不想长大,不想离开。可是一味地沉浸在喜欢的氛围里 读书 ,又怎能不被桎梏在有限的范围内夜郎自大?又怎能使自己插上智慧韧性的翅膀自由自在地飞翔呢? 过年,年年有,年假年年如期到来。当我们为柴米油盐奔波,为孩子上更好的学校,一天几十块钱的收入,让我们绞尽脑汁,饮风冒雨披星戴月,日子虽然忙碌却会让我们感到无限生机,驱使我们前往。那时朝阳是红灿灿的,晨露是亮晶晶的,风是南风潮润润的,路是伸展着的亮堂堂的,一切的一切让人感到惬意,充满了斗志。过年不那么急切地盼望,但会欢欣鼓舞地去庆贺,那不算长的几日休憩,让人依然充满活力,不是沉醉却乐在其中。 今天,窗外飘着鹅毛般的大雪。屋内温度二十几度,我们抱着抱枕,遥控着高清电视,敲打着电脑键盘,可以搜索一身喜欢的名牌网购买来穿在身上;听着悦耳的音乐,年味袅袅的鞭炮声,吃着反季水果,搜着网页或搓着麻将,嘴巴咧成瓢一样挑拣着饭菜,真的不好,好难看;开上私家车,菜市场逛一圈,除了鸡鸭鱼肉排骨肥肠还有炸肉段,想起来腻不可耐;青椒茄子西蓝花、萝卜白菜韭菜挤破袋子也装不下。这些蔬菜还是我们的最爱,在过年的日子里,其实它们是一直陪伴在我们左右的,它们陪伴了我们最平常的多少个日子啊!记得清吗?! 今天,窗外飘着鹅毛般的大雪。室内温度舒适,我们悠闲地看着电视,聊着手机QQ、微信陌陌。热气腾腾地美食给我们补养身体,在物质提高生活的同时,总不该嫌弃长久陪伴我们的一切吧。那浓浓的年味像一团暖流,我们应该珍藏在心间,也包括给予我们能量的一切精神食粮也要好好阅读珍藏眉宇。 2016年3月7日/晚秋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春之消雪 春之消雪,多了 遥念,欲说还休。遥念,就在那片雪原之上。雪还真是很美,到底是春天… 等待 等待,是一种坚守,执着于某种信念而不离不弃。可能因为某一种承诺,也有可能因为某一… 要善于倾听不同的声音和意见 我于10月6日 发表 了一篇 游记 散文 :《 满眼 秋色 美如画》,不少 文学 网站 得到了… 读《廊桥遗梦》 “当白蛾子张开翅膀的时候,可以来找我,随时都可以”。我想,如果我是一个男人,当收… 从今天开始,我要快乐 […]

Rain

When the rain was too big and too small, it pattered for a day. In the evening, I walked alone in the lonely rain lane with an umbrella. The rain flied with the wind, and the thin spring rain fell on my face and body, feeling a little cool at once. The hot and dry […]

Rural

The morning sun was slightly exposed, and the light behind the hill passed through the fog and poured quietly on the playground. The communication relay tower on the top of the mountain was a little dazzling, and the sun was passing through the lightning rod at the top of the tower, at this time, the […]

World

Spring is warm and flowers bloom, and the temperature rises. I want to tidy up the winter clothes of the past season and make room to hang up the light spring clothes. I opened the wardrobe, and there was a dark red leather suitcase inside, which was very prickly. Seeing things and thinking about people, […]

So

The first time I saw you was in the business learning training class organized by the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There was no difference between you and other peers. You wore it in plain style, and you wore a sunny face without being dressed in pink, the corner of the eye also has the detailed imprints […]

Capriccio

The dark wounds of time are always hidden in the deep heart. Sometimes, it is really hard to detect. Unless you dig deep into your memory in the extreme silence, you can get a glimpse of the sad past contained in it. Maybe there is one or several unknown dark wounds hidden in everyone’s heart […]

Ann keep

Apart from the worries and joys of the secular world and avoiding the trifles of real life, it is rare to steal some time in Floating Life, which is unexpectedly unnatural and leisurely. It seemed that the light from the shore lit up the path in front of me, no longer afraid of no longer […]

Thank you

In recent days, I always dream about my first love. What happened in my dream was still the story of the age when I fell in love with her. I still drink the milk prepared by my mother every morning, breathe the freshest air in the morning, and ride a bicycle alone with the l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