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Keeping the warmth like the sun, watching the world full of troubles, the sound of knocking was clear but strange. At this time, the sky was getting dark, and there was no doubt that the orange color of canyang went down to the West, let alone the snow scattered in the folds of the mountain; […]

Meet

24 years is it too long in one’s life? I don’t know. But in these 24 years, we gradually returned to the original point after going through too much heart-wrenching. Suddenly one day, you applied to add me on my QQ, which I didn’t expect. After a short hesitation, I clicked yes in the prompt […]

Aftertaste

My fear is in two seasons, one in hot summer and the other in cold winter. It is the invigilation period of the exam at the end of a semester. I used to compare invigilation to the imprisonment of professional sense on our body and mind. The unspeakable helplessness was written in our nervous and […]

Don’t

I often read newspapers and books. When I read some leftover men and women or other love stories, I cannot help sighing that they are struggling for great love in their lives, and when they fail to pursue it, some chose to die. Life is precious. Life can’t stand the test of time and frustration […]

Banana

Banana Boat is neither Jing Nan’s description of the moon nor Jing Nan’s favorite fruit shape. Banana Boat is actually an academic noun, which is a visualized statement of normal hearing range graph during hearing test. Because of the enlarged symptoms of the vestibule Aqueduct, the doctor who mainly diagnosed Jing Nan’s ear disease told […]

回顾

早在三十年代,鲁迅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第一次读过这一句话时,我并不究其意,而今,我是越来越深深地理解了。我就要做这样的勇士。或许,我面前只有两条路,其一是走向灭亡,或者再沉默,其二便要爆发了,我太不安分守己了,我人说话了。是因为我在这样多年的沉默中找到了我所要走的路子,文学于我结缘,已有六七年。然而现在,我并不知道我都干了些什么,只觉察到自己是越来越对文学充满了热情,越要想在文学的沃土里独树一个自我来。可是,摸爬滚打的几年来,我已经头破血流了,我已累得无力支撑一个男子汉的我了。我躺在阳光下,休憩着,重新审视自己了,但要看将来我要怎么样的沉默或者爆发,全然地要我回顾我的以前是怎样的经历,是呀,以前的我并没有作出一点成绩来,但仍然要回顾一下子的。 现在模模糊糊记得我最初对文学的兴趣萌芽在初中阶段。初中生的我没有一点明确的目标,朦胧之中只知道文学即文章,作家即是写文章的人,书上印着铅字的文章乃作家所写,于是萌生着一种愿望,老师也叫我们写作文,我们的作文怎么就不可以印在书上呢,有时自己的作文稍稍得了高分,就觉得了不起,当作文能再写好些,不就可以印在书了了吗?这么想着,于是就想做作文了,更想让自己的许许多多的作文编成一本本的书。然而,初中阶段,我的语文成绩并不怎么好,反而对数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作文就更差了,和许多在校学生一样,惧怕作文,一到作文课就心慌意乱,当然,我是作不好一篇作文的,对当作家没有一点心思,也不可能抱有太大的奢望。 在那时,我对升学就没有希望,我是知道我的成绩的,因为严重偏科,许多的老师也在为我加油,甚至已到了升学考试时,他们还在为我捏过一把汗呢。我并不考虑我升不升得上学,也并不考虑我没有升上学后干什么,我的户口已在八五年转为非农业的了,升不了学,也没有土挖,没有地种,也许只有游手好闲。在现在想来,倘使没有升上学,现在也只有两条路摆在我的面前,其是是我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人物,属正面的,也许会拥有万贯家财,其二,我会成为一个无用的人,就只好在沉默中灭亡,也许会在监狱里几进几出,最终的结果,说不定会挨枪子儿。不过在当时却没这么想,反正总想干点什么事,太平凡的事对我推动了兴趣,唯一的是干了一件让我感到惊天动地的事来,自编了一本政治复习集,很薄的,大多内容都参考了其他的著作,不过体系却是属于我的专有,我只想到的一是干点实事,二是出点风头,风头出了,我也出名了。编好后寄给了重庆出版社,不过,最终结局是退稿了。这是我在搞创作和编辑的最初实践,虽然失败了,但至今是记忆犹新的。后来的升学,我还耍得起得很,真正体现了人们都说的大考大耍,小考小耍。父母虽盯得紧,但我自个儿偷闲耍了不少,根本没有用多少功。升学考试了,父亲特别关心,几乎整个考试的过程父亲都在跟随着我,然而我还在考场上睡过一次觉呢,居然那次考试顺利过关了。我是刚刚跨过录取线的,进了大多数初中生都梦寐以求的中师的大门。这样,我自己感到幸福极了,对那些鄙视过我的别有用心的人,我更小看他们了。 中师的三年,是我人生重要的转折期,我学会了开始用脑思考人生,多多少少读过一些文学书籍,然而总觉得始终没有读够过,因为我历来就不太安分守己,读书也常常是读着读着便又走出了书的世界,仿佛就觉得这样就可以走进作家的行列。现在想来,人生最大的错误和遗憾,就是读了中师,同为在师范学校里,自自然然地形成了一种懒懒散散的习惯,也自自然然地,我染上了这种习性,学业也荒废得差不多了,业余无甚发展。比如说学音乐吧,我们的音乐老师仿佛就没有好好教学,我们每上音乐果,大多在听音乐老师吹毛求疵,大谈特谈他的处世哲学,而且一谈便是两节课,两节课下来,我们就端了饭,又在寝室里大谈特谈音乐老师。他要求我们练琴法,在选修音乐的第一学期,便提出了苛刻的要求,每周弹一课内容,由高年级的同学验收。我开始倒还弹得顺利,可到了第五周上,一首外国曲子《鳟鱼》,却是怎么也弹不过的,双手的协调就显得太笨了。十周后,多数同学都同样没过关,音乐老师就发了一通火,把半期的任务只好延长到全学期。后来,仍然是这种情况,老师就把那半期的任务又延长到一学年。可是,直到毕业,我都还停留在第五课,可也觉得顺利,琴法考试没有出现不良现象,不过那考试内容也极简单。单就说练习一种乐器,我一直选学的是二胡,音乐老师差不多都去指导小提琴,手风琴,在我读师范学校时,学二胡的人就很少,老师没啥管这二胡的,可以这么说,我学二胡,全凭感觉,全然没有按正确的弓法和指法去学,倒还摸索得像样。曾经练习提《二泉映月》《江河水》等乐曲时,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自自然然的,不过在没有章法的前提下,自个儿摸索出来的,仅仅是皮毛的东西,终究是没有能摸索出一种二胡的境界,没有能充分体现二胡的那种悲壮美,高音区全然没有二胡味,尖声尖气的,缺乏柔情。而如今,丢弃了几年,有时把玩一下,也无甚是好,越发可怜起来,以至于完完全全地芒疏了。 在平常的读书,也如这学音乐一样,没有多大的收获,白白地浪费了三年时光。其实,那是有条件读过许多书的,因为懒散,成天就无所事事,偶尔也读过一些书,但从书中体味到的毕竟太肤浅,枉自在师校昊逛了三年。而那时作过许多诗,而且专写诗,大多在阅读和思考时突发奇想,算不作叫做灵感什么的,只觉得好玩,写的自己就有一种满足感。那些诗,或许并不叫诗,当时的热情也很高,管他叫诗,以为写出来,就可以出个专集,投稿是少有的,并不见有变成铅字的,尔后还认认真真地有近百首集成册,寄给一家出版社。寄出后,我就在圆满我的诗人梦。结果,诗人是没有做成的,那个集子定名为《夜晚的风》,我永远会记得的,记着它,就想到我曾经幼幼稚稚地搞了个自编诗集,称它为处女诗集吧。我读过一些诗,虽然那时也总是读不懂,但也从字里行间摸索出过一些诗味来,那是很肤浅的,甚或不明其意的,就觉得诗人都很神秘,只有神秘的诗人才能写出那神秘的诗。于是在读诗时就惊叹于人家的那支笔,就觉得自己怎么做起诗人梦来,自己的那支笨笔怎么也写不出像诗的东西来,自愧弗如之后,心情又亢奋不已,以为那些诗莫不是也经过像我这样经历之后才成长为诗人的,我就想加倍勤奋努力。那《夜晚的风》中的诗,我有时也要自个儿看的,但我或许不允许它有第二个读者了、 那时候,还有一件让我感到吃惊的是,一点基础也没有,连小说是什么也未曾知晓,又未作过短篇或中篇的尝试,居然作起长篇小说来,其幼稚,我都觉得好笑。还记得那个小说取名为《曲回的波折》,我要写的是一群中学生的故事,又主要以其中两个人为主,一男一女,叙写他们爱情的经历,真正的爱情不是一帆风顺的,是要经历重重阻拦和与阻拦作过斗争的,他们是出于一种纯洁的爱,以爱情为动力,双双考大学的历险曲折,反映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学生的精神风貌和心理状态,歌颂他们对未来的崇高理想的精神。确实,大多数中学生是求上进的,是充满幻想的,是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旨在通过一群中学生反映广大中学生的世界。那个故事是偶尔在头脑中闪现过,然后经过一度时期的构思,为他们安排过一些离奇的情节,设置过许许多多的矛盾,给他们设想的结局就很理想化的。那一段时间,我是走在路上也在想,睡在床上也在想,坐在教室里也在想,几乎我的生活里天天都有他们来作伴,到了我觉得可以动笔写的时候,我就利用午休时间,把自己关在蚊帐里写。开始就写得很顺利,让主人公直接出场,再就是一场很危险的事故,是车祸,险些让主人公丢掉性命,一些主要的人物就随着这次事故而出场了。写的时候,速度在我那时是惊人,几乎下笔就觉得收不住笔,当时间不允许的时候,我就在脑中为他们安排下一个节目。结果,当写有两万多字时,卡壳了,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和故事续接这群中学生的生活,更没办法使主人公的爱情有个清晰的过程,没法写下去了,也就放弃了,直到现在,我已回忆不起那个小说的轮廓了,只好让它流产了,就那一两万字,是羞于见人的,自己觉得好笑了,不敢拿出来。在那之后,我就迷惘了,文学于我,竟如此艰难,自己就感到我没有当作家的命,虽与文学有缘,但无份,诗也没有一首好的,小说也是作不下去的,于是就玩他人的诗,作起编辑来,把我收集到的一些诗篇,辑录成一个集子,定名为《天空,飞过一行大雁》,然后寄给一家出版社。那个集子纯属一时兴味,高兴了,没事了,找点事来干,可发,好久好久都没收到回音。于是,去过几次信,也无回音,我就想,莫非出版社的编辑挺忙的,无暇回函,书出来了,自然会寄来的,所以就放弃查询的,又到后来竟将这事忘记了。大约是几个月之后,我就收到了退稿,当时我还惊异,以为真的书出来了,然而还未拆开时,心里就灰了,一个大信封,早已破损不堪了,一眼看到的是仍是我手抄的原稿,一气之下,将那些稿纸和原来自己创作的东西一起付之一炬。 在文学上,中师的三年就这样暗淡无光,所幸的是一点点收获,也让当时的我欣喜若狂,在市级报刊上发过一首散文诗,在市县后上发过十几个消息,书法稿。还有两首短诗被收入两种集子。成绩就这一点,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但就仅这点成绩,我很感激我的语文老师刘守明先生,也感激我们的老校长刘平康先生。刘老师关心过我,给予过帮助和鼓励。他教我们《文选与写作》的课程,他的课上得很好,给我启迪最深,我的对文学的感情,大约是因为他的课,我喜欢听他的课,深刻细致且富有感情,但我平常的作文就写得很差劲,在各种框框下作文,就有一种束缚的感觉,放不开手脚。三年中写作文最佳的一次,是我无意之中写的,写了三四天,一千多字,题目叫《我的父亲》,自由发挥,在学校还被评了个一等奖。我有时就为学校写点消息,每有稿子,我就去找校长盖章,刘校长是一个心细之人,他对我的每一篇稿子都要提出许许多多修改意见,语法上的,逻辑上的,我都遵照做了,改好了,再请刘校长看。刘校长从不因为我是学生,就不予理睬,他的那种热情,我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就是现在,我也有时要去拜访他老人家,所发的那几个消息稿,都倾注了他的心血。安师办了一个风帆文学社,我总以为不怎么景气,没搞多少真正的活动,也没组织过多少讲座,改稿会之类的,社刊是没有出过一本的。 现在,从学校出来工作了四年,一直居村小,社会活动多了些,见了些世面,但仍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文坛有多大,文坛是怎么样的,就只有凭订阅的一两份刊物,略知一二。对社会,对人生就在这段时间里,有了深刻的思考,一反在校时的状态,又只身闯进文学堆里。然而,始终觉得自己在文学的氛围里瞎摸乱撞,自己被撞得头破血流,到头来,我仍然觉得思想和认识上的贫乏,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人生课题的思考,是比较深入的了,偶或作过一首两首诗,其思想性略显得成熟一些,诗的创作有了质的飞跃,自己满意过,但仍然承袭了中师以来的那种懒散的习性,依旧没有多少作为。初走上工作岗位,凭着一股子热情,工作拿下来了,且来自学校方面和群众方面的嘉奖与肯定,使我更坚定了工作的信念,不乐意去想下海的事儿。安下心来,一方面就在好好教书,一方面就抓起了创作,当然也就有了小小的一点成绩。出过一个合集,叫《自然箫音》,这个诗集本是我哥哥欲出版的一本诗集,出版就列为自费出版的一种,他苦于没有多余的资金,便找我想办法,条件是合出一本诗集,这也是我一生中后悔和遗憾的事。我选了三四十首诗歌入集,写作的时间都较早,从诗来看,仍显得稚嫩,没有多少可取之处,居然也放进了集子里出了书,显然这毫无意义。我并不明白我当时也是那么地心切切的,有机会出一点东西,而且又是给钱出的,实在是鬼迷了心窍,现在的我绝不希望给钱出作品的,出不了,不出也是可以的,自己写出来,自己又是读者。这本书出来后,好像我还风光了一下,给有关领导和朋友都赠送过,简直大可不必的,在那时却做了。 在这几年来,我只做过一件称得上有意义的事,那便是我的 小星星 文学社。那时我在教中段语文,要求学生写作文的,一次偶然机会,文心出版社,全国作文研究中心,《小学生作文选刊》杂志社要在全国搞一个首届小学文学社作文大赛,我得到了一点启发,立即成立了文学社,主要是为鼓励学生努力学习,学会写作文,开拓发展。没想到,那次还有学生获奖。后来就更有劲头了,学生高兴,我也高兴,学生有信心,我也有信心,写作成了学生的一次业余活动,但学生毕竟是农村娃娃,思路不宽,视野有限,作文水平受到极大限制,我尽力指导他们写身边的,就写写农村,写学校生活,写景状物,写人,写事,什么都写,也还辅导出了一些作文出来,间或在一些报刊杂志上发表过,文学社以其独特性,而且有了成绩,很愉就得到了有关上级部门的关心,县文化馆,县教研室还专门来人调查,指导并鼓励,我真感激县文化馆的桂玉德老师,他主编安县报的副刊,专门给我的小星星文学社辟了一个专栏,这不仅给学生以极大的鼓励,也使我受至极大的鼓舞。教研室马道骧老师给予我的就更多了,可以说,他是直接指导我搞教学工作和文学社工作,我一心扑在工作上,特别卖力,组稿,编印社刊,花费的精力不少,文学社建社两年,我又专门组织了一个纪念会,绵阳德阳两市,县领导,还有兄弟学校的文学社,特到会祝贺。那次会也是一个成功的会。后来, 小星星 被列为了县三大文学社之一。只可惜,文学社辉煌过一两年后,就像昙花一现一般,悄无声息了,这是我性格懦弱导致而成,也是环境因素的影响,文学社没有阵地,没有人缘,本应向前大大发展一步,竟也没有条件,学校不给安排,我很气愤,论教学,论工作,学校都置之不理,但我相信我自己的工作是做出了成绩。既然如此,我越来越淡然地对待我的工作了,就让我的 小星星 文学社永久地消失。中国的社会,对许多有发展潜能的人,不可能得到重视,不可能被发掘,不可能给以拓展才能的阵地。这样的人,其实是可能为社会作出大贡献的,但结果被埋没,他们得到的只是遗恨,他们的精神风貌就不会很佳,做起事来,就不可能惊天地泣鬼神般的有成就,这就像古代一些文人所谓的 怀才不遇 吧。 我是一个不会安分守己的人,总想干点让某些人吃惊的所谓大事来,虽然这样的事不是被很多人理解,但我总想冒个险,试一试,干点实事。文学社办不成了,于是就想办个民间文学报,于是慢慢考察我办报的可能性,最后就轰轰烈烈地筹办了起来。在一些民间文学报刊上发出了创刊征稿启事。启事发出后,倒还深得了一些文学爱好者的信任,支持,源源不断地收到了全国各地的来稿。事情真不是一帆风顺的,办报之事遇到重重阻拦,首先是办证问题,再就是经费问题,为这事,我还专门向一些县内专家请教,桂玉德先生还支持这件事,不过,他尚流露出惭愧的神色,他作为县文化馆文学辅导干部,对繁荣全县文学事业,他也作过一些打算,比方成立个 安县业余文学作者协会 ,再搞过会刊,让业余文学作者有个发表园地。但至今未搞起来。现在办什么事都是这么艰难,真正有益于社会的文化事业,就不好办,没有经费来源,一直到后来,也就放弃了办报,惭愧万分。又在1993年,组织召开了一个安县青年文学作者创作笔会,请来了市上的文学编辑,作协领导,与会人员二十十人,那次是我真见识了一些文化名人,他们均在文学上的成就是瞩目的。政协文史办的胡国庵先生给予极大的支持和鼓励,并给我献计献策,有关文史资料,报刊的印刷、办证等,都毫无保留地向我传授。他老先生就特别关心支持全县青年作者的创作,以及文化活动。但官方学报终究没有办成。我为这事苦恼过,一心一意地想搞点事业出来,自己的工作条件不允许,办证又较难,最难的是经费问题没法解决,靠朋友赞助不是长远打算。一直到后来,也就放弃了办报。 这四年里,我的创作上真正要说是并没有多少收获的,不好在人前说起的。一个人不是勤奋努力的,那么他出点正经事来的,好比我这四年时间里,我所做的一些事,就不满意,我真希望的,却没有做出来,在情场上的努力和遭受的挫折,使我一度地悲悲伤伤过日子,以至于工作上也没有做好,创作上荒废了四年时光。现在呢,我是经过长时间的阵痛的思考,苦苦地寻出了一条路子,我想,我必须改变我的方法,改变我的主攻方向,走诗的路子,我是没有出路的,相反的,满脑子里整天活跃着许多新鲜的东西。我想,我要走的诗歌创作道路,几年来,或许成为我整个文学道路的第一级阶梯,现在要向前迈出一步了,是荆棘,也要披荆斩棘地闯出去。这条路,或许于我是更坚实的,走向成功的最佳选择。当然,这要尝试,或许也有失败的可能,但终究是要走的! 1995.12.24完稿于乐兴。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春之消雪 春之消雪,多了 遥念,欲说还休。遥念,就在那片雪原之上。雪还真是很美,到底是春天… 等待 等待,是一种坚守,执着于某种信念而不离不弃。可能因为某一种承诺,也有可能因为某一… 要善于倾听不同的声音和意见 我于10月6日 发表 了一篇 游记 散文 :《 满眼 秋色 美如画》,不少 文学 网站 得到了… 读《廊桥遗梦》 “当白蛾子张开翅膀的时候,可以来找我,随时都可以”。我想,如果我是一个男人,当收… 从今天开始,我要快乐 很早以前囫囵吞枣读过《呼兰河传》,记得当时心情着实沉重了好久,具体是哪些人物引起… 得病的时日 这两天接二连三的打喷嚏,我说是有人在念我,别人都说我有病,最后医生也说我有…

SE

Where to go to play on New Year’s Day? It seems to be what I just said yesterday. In a flash, a month has passed. Thinking about when the students are going to start school, in a flash, they are all on holiday. I once thought that 2015 was so far away that it came […]

Dear

I saw the shadows of many people, black, without smiles on the ground. They were regarded as melodramatic sadness and laughed at them together with the night. And I don’t make any comments, I just want to write them. They are happy every day, just like a child who is always favored by the sunshine. […]

xue qu

It is really the end of the year, the TV is playing up, the New Year goods in the neighbor’s house are piled up, and the joy of friends returning home is filled with, which makes me always feel compelled by time, when I was turning the calendar page by page, a large number of […]

Orange

Town winter’s night is so beautiful. I surprised however! At this time, home town is immersed in Antian awake, a rou jing, a tranquil. And the street lights is town night sleepless eyes, yizhanzhan crystal clear, issued orange light, pure and warm, light up home town winter’s night. Street in frames and non-person, and d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