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

春节是一种记忆是一种信念,是一个古老而传统的被人们用来重笔渲染的日子。它书写着华夏儿女一千五六百年的漫漫历史。它象巨幅画卷展现着中国光辉灿烂的历史进程。春节它承载着厚重的中华文化和古老的华夏文明。 春节它不仅仅是个盛大的节日,更是一种对历史的传承印记和延续。它是我们祖先遗留下来色彩斑斓无比珍贵的瑰宝。它印记着丰富厚重的中国文化底蕴,是留给后人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长江和黄河孕育的炎黄子孙,应该肩负起历史的责任和担当,继续传承和发扬它。为它不断充实新的内涵注入更新的憧憬和时代的辉煌。 春节的前奏和序曲是春运。序幕刚一拉开,就没有铺垫,没有衬托,直接进入一场惊心动魄,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绞杀。场面之宏伟壮观,情节之跌宕起伏,剧情之催人泪下,令世界瞩目,并为之震惊感慨,叹为观止。它的舞台定格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是由十几亿人共同参与的现代大戏,主场戏是设在铁路,公路,船运,机场的售票大厅,候车室,车站广场上。在那里几乎每一个匆匆过客都成了剧中的主角。有腰缠万贯挥金似土的富商巨贾,有衣着靓丽潇洒倜傥的金领白领,有充满理想和美好憧憬的莘莘学子,有靠拼体力吃饭的蓝领灰领,有朴实工作在最苦最累一线岗位上的农民工,打工仔。有帅男有靓女有年过花甲的老人,有嗷嗷待乳的婴儿。车站上花花绿绿熙熙泱泱人头攒动人山人海。 春运期间,在这里每天都上演着令人目不暇接的剧目,随着春节的不断临近,剧情会更加紧张悬念,繁杂而激荡,更加跌宕起伏曲折而难以预料。参演人物之众多,至今还没有那一位剧作者能把他们都写入他的剧本之中。这里有令人感叹的亲情戏,友情戏。有令人啼笑皆非,皆大欢喜的喜剧情节,也有催人泪下感人至深的悲剧剧情。剧情的发展只有你意料不到的,没有它涉及不到的。奇葩之事也在天天上演着。如最为突出的一幕,一位具有舔犊之情感人的奇葩父亲为了自己宝贵的女儿不被丢失,心发奇想,用手铐把自己与女儿拷在一起,还为女儿佩戴了具有jps的定位手表。 春节的大棒不停地搅动着,搅动着。整个社会都动起来了,旋转着,飞快地旋转着。剧情激荡人心扣人心弦,就象沸腾的开水不停地升腾着,升腾着。沉渣欲孽也一起浮现出来了。各路扒手黄牛党,也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他们辗转腾挪,变幻莫测,手段之高明花样之繁多,那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令人咋舌,目不暇接。他们把匆匆行走的过客看成是一只只任人宰割的肥羊。在阴暗的角落里,他们用贪婪的目光四处窥视,时刻寻找下手的机会。公安巡警也荷枪实弹,警犬也虎视眈眈寻找着猎物。他们也在为出行的人们保驾护航。这里每天也在上演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场面之惊险,情节之跌宕可与警匪片相媲美。 每天,几百万人在中国大地上穿梭流动,铁路公路海运水运飞机航线,象一条条巨大的动脉,几乎要被挤爆的运输工具象流动的血液,使血管充盈贲张。没有买到票的农民工全副武装,把春节回家的殷切的期盼和对家的渴望都装满小小的摩托车上。他们不辞劳苦,不远万里行走于回家的路上,上千辆的摩托车汇集在公路上,他们顶风雪,战严寒,一路奔波,日夜兼程.一条条滚滚的铁流形成一道风雪无阻势不可挡的亮丽的风景线。 我们要回家,这是所有人发至肺腑的呼喊。家是什么?家是使你诞生,成长,成熟的地方。家是种植爱心和亲情,收获快乐温馨和幸福的地方。家是最让你思念,眷恋,揪心,期盼,牵肠挂肚,朝思暮想的地方。家是对你一生影响最深远,吸引力最强烈的地方。家就是你生命的源泉。人们可以走的离家很远很远,其实行千里万里,怎么也走不出的是家的门槛。飞千山万水,怎么也飞不出的是家的墙院。那怕你远在千里之外,也能听到家的召唤。家就是归心似箭千万名过客们的最终目标和殷切的期盼。无论是有钱人还是无钱人都把家作为自己的归属地。那里有养育他们成长,满头白发弯腰弓背,望眼欲穿的父母。有与他们相亲相爱相敬如宾的妻儿老小。有他们曾经春耕秋收的美丽田园,有潺潺流水,水清鱼美清澈的小溪,有曾给他们带来欢乐和知识的学校。有与他们亲和亲为相互提携的亲戚邻居。。。 为了生活的更美好,为了这个家更加温馨与富足,这些远在千里之外的异乡人们,他们是忍痛割爱背井离乡,远走他方。但对家的思念和对亲人的挂怀却始终魂牵梦绕日夜环绕在心头。他们的心在抽搐,在滴血,在挣扎,在期盼。一年一度的回家的渴望与期盼,总于来到了。可它又是那样的遥远和朦胧。使他们走的是那样艰辛,那样漫长,那样的令人刻骨铭心。 为了春节回家,大家也是那样的无奈与彷徨。挖空心思,无所不用其极。什么彻夜排队,使用最有科技含量的抢票软件,迂回分段乘车。一切如魔幻般,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这一切的目的,就是回家过年!年真的这么重要吗?我不仅扪心自问。这是一种精神折磨,一种对心身的摧残。我们需要的是,在休假期间彻底地放松自己,为来年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储备足够的能量。我们不能换一种思维和生活方式吗?我已经厌倦了,心身疲惫不想再折腾了。我害怕过年,我恐惧过年。 春节本来就是一个喜庆的节日。大家疯狂地玩一把本无可厚非。忙碌了一年了,几百个神经紧张体力透支繁忙沉重的日日夜夜,压抑的生存环境,疲惫不堪的身体消耗,应该得一彻底地放松。借此新春佳节乐呵乐呵未尝不可。放长假,办年货,除旧岁,迎新春,贴对联,挂彩灯。享受着合家团圆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更是理所当然之事。 一家人嘛,可能工作在天南地北四面八方。只有春节才能齐整的相聚在一起。无论人在何方,一根无形之绳都会从千里迢迢把你拉回那称之为家的地方。相见了,相聚了,在喜庆的气氛中,全家人喜气洋洋,团团圆圆。包饺子,吃年夜饭,看春晚,放鞭炮。欢声笑语,灯红酒绿,推杯换盏,其乐陶陶。特别是孩童们更是欢天喜地,嬉戏打闹。春节在他们的心目中是美好的,奇妙的,渴望的。他们骚动的心,日思夜盼,望年欲穿。急不可耐地等待着春节的到来。 但春节却使我倍感压力山大,年没来时,我希望它慢点来,来后我又希望它赶快过去,这一切几乎成了我的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使我望年却步。 今年是羊年,离春节还剩十几天了。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想到那整夜象闪电般使人眼花缭乱的鞭炮礼花的闪光,那噼噼啪啪震耳如聋使人彻夜难眠的鞭炮声,这一切会把我本来平静安详的生活节律全部打乱。特别是我老伴有心脏病,大年三十的夜晚,对她来讲,那更像一场浩劫一场灾难。每想到这一切,就会使我心惊肉跳,心事重重,度日如年。今年除夕这一夜又该怎么熬啊!特别是想到除夕过后的第二天,当你行走在马路上时,那种苍凉更使你郁闷。你会看到遍地是一片狼藉,炸碎的鞭炮残骸,花花绿绿铺满一地。地面上是一块块被炸药熏染后留下的灰白色象癞疮般的斑迹。环卫工们弓背弯腰在寒风中吃力地打扫着。那份辛苦那份艰辛,就不能引起你们的共鸣吗?特别是空气中弥漫着浓重让人窒息,呛人的硫磺气味。那简直让你透不过气来。冬天本来雾霾就使你头疼不已,再加上如此浓重的硫磺味,那更是雪上加霜令你躲避不及。本来有一点高兴劲儿,也被眼前这一切一切浇的无影无踪,都跑到爪哇国里去了。难闻的气味,雾蒙蒙的天,单调的土黄色,使我们这些过路之人,情不自禁加快脚步,仓皇出逃。可你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你可以一顿两顿不吃饭,但你不能不喘气! 我对年的恐惧是从所谓的生产救灾那个年代开始的。那时我们家,正家属还乡来到了一个叫桃口的小村庄。六二三年全国人都在挨饿。我们全家人饿的三根筋挑着一个头。平时,我们整日吃野菜充饥,满肚子都是苦水。过年了,我们家底子薄,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全家四口分了二斤多麦子,结果让老鼠偷吃了近三分之一。让麦子变成面粉,需要用石磨来推。我们家是外来户,家中没有磨。我们需要到村里人家去借用。我们是寄住在别人家中,那家人家也没有磨。没办法,妈妈拿着一小瓢麦子东走西去,找村里人家借磨推麦子。当地有一个风俗,过年要封磨。就是在磨眼上贴上封条,今年就不能再用了。妈妈找了好几家,人家都封磨了。好容易有一家孤苦伶仃的老人家还没有封磨,推了半瓢面,有一家村民觉得我们可怜又从家里挖了一瓢面送给了妈妈。在那个年代,一瓢面的分量,等于一斤黄金,甚至不止.它可以救活一条鲜活的生命,情谊恩重如山,那是无限珍贵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好心人,愿她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妈妈回来后包了几十个水饺,还蒸了小孩拳头大小的几个枣馍馍,算过了年。过年时,邻居的小孩手中拿着一块猪头肉,在院子里边玩边啃。你追我赶玩的很开心,我弟弟年龄小,坐在门槛上,两眼直盯着小孩手中的肉,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妈妈看到这种情况,赶忙把弟弟叫回家。并安慰我们说,人家过年咱过年,人家吃肉咱不馋。来年等咱有了钱,天天十五月月年。那时,我正上小学四年级,也懂事了。我们家在村里也没什么亲戚可走动。为了排除对年的压抑与恐惧,我就一头扎进小说里,从书中寻找着快乐和刺激。 小孩们都期盼着过年,而我却从小就对过年麻木不仁无动于衷。对年没有通常孩子们的那种渴望和期盼。甚至到现在,我连生日也没正经过过几次。 文革期间,更是破四旧,立四新的时代,年味更是淡入清水。那时,父母正在受苦受难,更没有心思过年了。后来政治环境改变了,年的概念才重新注入新的含义和内容。年味越来越重了,可我的兴趣却一直没被提不起来。我最头疼放鞭,鞭炮声象恶魔,拉紧着我的神经,打破了我宁静的生活。年轻时,为了工作和生活需要,春节期间,我不得不带着假脸对领导和同事去恭维应酬,串了东家走西家,使我忙不暇接。我本性喜欢静,社会上的这套假仁假义的庸俗套路我就是看不惯。过去是为了工作和生活的需要,才不得不随波逐流的。 现今更是物欲横流,人情淡如水的年代。我也退休了,更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看淡了,看轻了,能逃避就尽量逃避。家里人小聚也未尝不可。但我闲散惯了,又闲太麻烦。也成了一个心理负担。我是素食主义者,吃惯了粗茶淡饭,看到满眼的鸡肉鱼鸭很不习惯。吃又吃不下,扔掉又怪可惜。只能自我惩罚,饱受其苦。 年不但成了我的负担,也勾起我对许多不愉快的往事的回忆。我对象的母亲是在小年时去世的。那一年,她爷爷和母亲前后差不了几个月,都活活地饿死了,那也正是所谓生产救灾那个年代的事。那时,我对象才八岁。别人家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此时还正在妈妈怀中撒娇呢。可她从很小就要洗衣做饭,担当起家庭主妇的重担。结婚后,我们从不提及过小年这个事。怕它会勾起老伴对伤心往事的回忆。 我们是失独的家庭,那种伤痛,那种无助与无奈是任何人所无法想象和替代的。伤痛是永远无法愈合的,只能把它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平日里,日复一日我们重复着同样的起居生活,虽然单调乏味但心境却是平静的。随着时间的流失和日常的忙碌,也逐渐淡化了我们的忧伤和哀思。偶尔触碰到的旧物也许会勾起了往事的回忆,但我们会尽量地去回避它,转移它。 平日里,混混沌沌的过日子,时间的概念不是很强,对年龄的印记和含义也可模糊不清,敷然了事。可春节却象警钟一样撞击在你的心头,重重地提醒你,你又衰老了一年!春节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会在你抚平的伤痕上深深的划上了一道。使我们心又在抽搐,又在滴血。又会勾起那段令人伤心不已,难以忘怀的往事的回忆。 平时里因忙于各种各样琐碎的事情,可以冲淡我们对往事的记忆,可春节就不同,它是亲人相聚的日子。对于一些平时孤居的老年人,人越多越热闹,心情也越愉悦,越代表着日子红红火火蒸蒸日上。几家欢乐几家愁,而我们却没有这种奢望。冷清寂廖和失落感,总会勾起你对许多不堪回首往事的联想。逼着你去面对残酷的现实。随着日月的轮回,衰老步步紧逼,无形之绳又把我们向坟墓拉近了一步。人生终点的标杆不停地摇动着,召唤着你的到来。看到相濡以沫的老伴渐渐衰老的体态和脸庞,我感慨万分。岁月不饶人,我们渐渐地变老了。假若有一天我们病倒了,生活不能自理了,那可怎么办呢。未来惨淡渺茫,迷茫彷徨无助,不禁令人惊恐万分不寒而栗。 小时候,我曾见过一位老婆婆,提着一铁罐头盒做的小桶,步履蹒跚地到水龙头上取水。那时,几条街仅有一个水龙头。正是隆冬腊月滴水成冰的季节,地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地面象镜面一样光滑。老婆婆小心翼翼一步半寸的向前挪动着,她千般小心万般仔细就怕出意外。假若滑倒,对老婆婆来讲,那就是一场塌天之祸,灭顶之灾,后果不堪设想。听别人讲她是一个无儿无女无依无靠的地主婆,没人敢帮她。现在条件好了,不用提水了。但那一幕却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扪心自问,假若我有一天生活不能自理,还会有活下去的勇气吗?死并不可怕,死的从容,死的宁静,死的无疼无惧那是一种升腾,一种回归,一种对现实的告别,一种对一切羁绊的解脱。 可怕的是,当疾病把你放躺在床上,无人为寥寂无助的你给予一点怜悯和安抚,无人为孤独彷徨的你进行一点心灵的抚慰,你就象一块被废弃的破布,在寂寞无助中,疼苦地等待着死神慢慢向你靠近。可怖的死神,扭曲着邪恶狰狞的脸,朝向你,怪眼圆睁,阴森地冷笑着,它那双瘦骨嶙嶙丑陋无比,青筋暴露恐怖冰冷的手,在你眼前不停地晃动着,晃动着。它不急于马上结束你的性命,而象一只猫捉到一只奄奄待毙的老鼠一样,把你置于它股掌之中,不停地用它那尖锐的爪子拍打着你苟延残喘的身体,不停地恐吓着你,折磨着你。使你在极度恐惧与痛苦中慢慢地死去。在你弥留于这个世界的那最后一段时间里,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那种把你抛进地狱的感觉,会令你不寒而栗。那种死是一种折磨,一种极度疼苦的折磨,安乐死是一种最佳的选择。但你无法享受到这种待遇,中国的法律是不允许的。 春节是吉庆的节日,也是相思相聚的节日,是抚慰人生的节日,是收获欣喜快乐的节日,也是集思难返缠缠绵绵的日子,是思念与怀旧的日子。我是槛外之人,俯视人生,愿天下所有善良之人,永葆幸福,青春常驻,无忧无虑,永远浸泡在甜蜜与快乐中。 撰稿人:臧琪滢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春之消雪 春之消雪,多了 遥念,欲说还休。遥念,就在那片雪原之上。雪还真是很美,到底是春天… 等待 等待,是一种坚守,执着于某种信念而不离不弃。可能因为某一种承诺,也有可能因为某一… 要善于倾听不同的声音和意见 我于10月6日 发表 了一篇 游记 散文 :《 满眼 秋色 美如画》,不少 文学 网站 得到了… 读《廊桥遗梦》 “当白蛾子张开翅膀的时候,可以来找我,随时都可以”。我想,如果我是一个男人,当收… 从今天开始,我要快乐 很早以前囫囵吞枣读过《呼兰河传》,记得当时心情着实沉重了好久,具体是哪些人物引起… 得病的时日 这两天接二连三的打喷嚏,我说是有人在念我,别人都说我有病,最后医生也说我有…

I see

When she was young, she followed her mother to do things, especially when her mother picked cotton under the light or wore soles at night. She always chose the radio channel on opera, and she liked to listen to any kind of play. So after listening too much, I also like all kinds of graceful […]

That

In the tomb-sweeping Day, the weather is changeable. Sometimes the spring is bright, the pink is burning, the apricot flowers are floating pink, and the willow green flowers are fragrant; Sometimes there are drizzle. I don’t know why the gentle and rainy weather happened to let you meet the charming and romantic Mudu. Whether to […]

Middle-aged

To be honest, most of the time, living is not for yourself. The reason why I live happily is that my parents are working hard. When I entered the youth, I was a little confused when I was alive, but there was a kind of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fusion. This kind of vague responsibility was […]

At least

Lin Yilian also has at least one lyric in you: and you are here, which is the miracle of life. In fact, the miracle in life is more than just you. The miracle in life is because of you. Today, because of his carelessness when taking the bus, his wallet was taken away by someone […]